首页 >体育

北京调查村官家豪华婚宴当事人没亲家手机号

2019-02-27 19:27:51 | 来源: 体育

北京调查“村官家豪华婚宴” 当事人:没亲家号

新京报讯 (易方兴)昨日,朝阳区纪委表示,针对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的儿子举办豪华婚宴一事,已成立调查小组核 -->

新京报讯 (易方兴)昨日,朝阳区纪委表示,针对朝阳区来广营乡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的儿子举办豪华婚宴一事,已成立调查小组核实情况,如有违纪违规问题,将依法依纪处理。

马林祥称,儿子的婚庆演出和国家会议中心婚礼,都是亲家出的钱,与他无关。

10月4日到6日,马林祥的儿子婚宴连办3天,共摆约250桌,请来丫蛋等明星助阵,估计花费至少在160万元(本报昨道)。

承认花20万办流水席

昨天,马林祥表示,除10月4日、5日流水席是他主办、出钱之外,其余的婚庆晚会、国家会议中心婚礼,都是亲家的主意,亲家出的钱。

我是土生土长的清河营村人,办流水席是我们农村的习俗,在小区里搭个棚子,请乡里乡亲来吃饭,谁家有事儿也都这么办。我前后共办了约200桌,共花了20万左右。马林祥说,请丫蛋、王金龙等明星来演出,都是亲家的主意。我一直反对请演艺界的人来,但亲家说了,为了热闹和撑场面,不请不成。我就说,要请你们花钱请,跟我没关系。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婚礼,全由亲家出的钱,具体花费自己并不清楚,在正式婚礼上,我没请一个领导,都是亲朋。

愿意接受组织调查

马林祥说,亲家是江苏南通的商人,来京经商20多年,开了几家公司,家底殷实。亲家一家三口都各有各的一摊生意,比如儿媳妇就是一个服装品牌的总代理。

我们两家的孩子是高中同学,亲家一开始觉得我们家跟他们家不属于门当户对,但后来两个孩子非要在一起,也只能尊重孩子的意愿。马林祥说,自己就是普通老百姓,家庭状况一般,针对村民传自己资产千万以上或过亿,不用理会,嘴巴长在人家自己身上。

昨日,针对此事,朝阳区纪委表示,他们高度重视,目前已成立调查小组核实相关情况,如有违纪违规问题,将依法依纪处理。

马林祥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作为一个村干部,我也知道中央的八项规定,不该这么搞,但亲家执意要搞,我拦也没拦住。我接受组织的批评和调查。

对话

亲家要办拦不住,已挨书记批

昨日,新京报就村干部为儿子举办豪华婚宴一事,采访了当事人、朝阳区清河营村村委会副主任马林祥。

关于办婚宴

请客赔钱只为图热闹

新京报:有人统计,10月4日、5日两天总共办了200桌左右的流水席,收了多少礼金?

马林祥:来回总共是有200桌左右,就收了几万块。

新京报:10月6日在国家会议中心的正式婚礼收了多少礼金?

马林祥:好多礼金流水席上就出了,正式婚礼收得更少些。

新京报:这样岂不是亏了?

马林祥:那肯定是亏啊。请的都是些生活了好几十年的老街坊,有人出200块钱份子,吃你三天,只是图个热闹。农村的习俗就这样。

关于请明星

都是亲家定的

新京报:你有想过请明星来为婚礼撑场面吗?

马林祥:没想过。毕竟政府三令五申反对铺张浪费、不允许大办之类,咱们不能顶风上啊。我跟亲家说,要办你们办,我不办,但亲家我拦不住,这没办法。

新京报:请明星、弄婚庆盛典花了多少钱?

马林祥:我一直反对(在国家会议中心办婚礼)。但亲家是经商的,地点、婚庆公司、明星是亲家定的、选的,花多少钱我也不知道。

新京报:婚礼上那些豪车是自己的吗?

马林祥:不是,全是朋友互相找的,给借的。

新京报:当初女方的聘礼给了多少?

马林祥:就给了几万块聘礼钱。

新京报:女方的嫁妆是什么?

马林祥:就带了些床上用品之类的。

关于自己

不是党员以前干过企业

新京报:有村民说,你在外地有自己的企业?

马林祥:当村副主任以前我是做企业的,但现在有些企业基本都转出去了。

新京报:报道出来之后,你本人怎么看待此事?

马林祥:我本人觉得无所谓,因为毕竟不是我出的钱,与我没关系。但村领导事后也批评了我。我们书记得知此事之后,说我也有一定的,说婚礼弄这么大干吗?我说这是亲家弄的,没办法。

新京报:亲家应该也看到了报道吧?

马林祥:应该看到了。

新京报:能不能联系一下亲家?

马林祥:我连亲家的号都没有,联系不上亲家。

新京报:你是党员吗?

马林祥:不是。

病毒性感冒反复高热
感冒咽喉痛头痛吃什么药好
感冒后鼻塞流鼻涕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