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朝鮮戰爭蘇聯援助中國的武器裝備清單

2019-06-06 23:18:57 | 来源: 旅游

  朝鲜战争苏联援助中国的武器装备清单

  20世纪50年代,苏联大规模向中国赠予或出售军火,这其中包括各种步兵武器、火炮、坦克、飞机、军舰及其他装备。苏联提供的这些武器装备,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完成从以步兵为主的单一陆军走向诸军兵种合成的现代化转型来说,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

  1949年10月新中國成立時,解放軍正繼續向大西北、大西南以及華南進軍,到1950年5月1日解放了海南島,大陸除西藏外全部解放。這時的解放軍已達到550萬人,其中步兵師大約有200個。因為有一些部隊留在新解放區,建立了省軍區和軍分區,還有不少國民黨起義部隊正在改編過程中,所以這一時期步兵的軍、師編制不斷變化。

  不过,总体而言,步兵编制比较齐整,但兵种构成单一,特种部队很少。

  全军有4个炮兵师,包括军属和师属炮团在内,共有77个炮兵团,装备有60毫米迫击炮以上口径各种火炮2万~3万门。装甲兵有2个战车师,及2个战车团,装备计有美、日式坦克312辆,水陆坦克242辆。工兵总计9个团。

  空军原有接收、缴获和起义的国民党军队飞机113架。另外东北还有一所从1946年3月开办的航校,使用的是日式教练机。

  海军于1949年4月23日在江苏省泰州白马庙创立,先成立的是华东军区海军舰队,拥有起义、俘获的国民党舰只,征用的商轮,改装的渔轮,打捞的沉舰,以及从香港购买的超龄舰艇等,累计223艘,总排水量仅有92050吨,型制混乱复杂,有来自美、英、日、德、法、加、荷、澳等国的舰船,甚至还有辛亥革命前清朝海军烧煤的“楚”字号军舰、“永绩”号炮舰。舰艇主、辅机多达355种,机器磨损严重,而且没有配件。舰上火炮30多种,炮弹无后续供应。这以后,在国民党飞机的轰炸中,还损失了很多舰船,仅原国民党海军第二舰队起义的9艘军舰就有6艘被炸沉,1艘遭重创,“重庆”号巡洋舰、“长治”号护卫舰等先后被炸自沉。这些陈旧的杂牌舰艇在新中国成立初期的近海作战中勉强可以执行任务,例如在攻占一江山岛时,就发挥了很大作用,但也仅此而已,它们主要的功能还是用在海军官兵的训练上。

  当时的部队装备可以用一句流行的话来形容,就是“小米加步枪”。

  与日本兵和国民党军队作战,中共军队发扬了“小米加步枪”的精神,以劣势装备打败了优势装备的敌人,是值得骄傲的。在新的冷战格局下的国际环境中,中共刚刚执掌政权,又赶上朝鲜战争,中国军队直接面对美国这样具有高科技武器装备的敌对势力,虽然还需要发扬以劣势打优势的战略部署和英勇作风,但是仅仅依靠“小米加步枪”的装备显然是不行了。这时,能够向中国提供先进武器装备的只有苏联。正是依靠苏联提供的大量武器装备,中国军队不仅应付了朝鲜战争,而且对整个部队进行了现代化装备改造。

  新中国要求苏联大规模供应武器是在准备出兵朝鲜之际,但因事情曲折,真正提交武器装备清单却是在赴朝作战以后。1950年10月2日,毛泽东起草了一封给斯大林的电报,其中说到中国同意出兵朝鲜,并开列了所需武器弹药的清单。因当时中共中央领导内部意见不合,还要再讨论出兵问题,这封电报没有发出。后来周恩来赴莫斯科与斯大林商谈出兵事宜不顺利,虽然苏联答应以贷款方式提供武器,但因在苏联空军出动问题上没有取得一致意见,周恩来中途赶回北京商议决策,也没有提交所需武器弹药的清单。

  从现在看到的历史文献,中国首次向苏联提交所需武器弹药清单是在抗美援朝次战役结束之时。

  1950年11月7日,毛泽东在给斯大林的电报中说:“由于人民解放军陆军的武器装备主要是从敌人手里缴获来的战利品,因此造成步兵武器口径种类繁多的情况。这一状况给弹药生产,特别是步枪和机枪子弹生产带来很大困难,此外我们的工厂目前所能提供的这种子弹为数甚少。志愿军部队直接参加朝鲜军事行动的有12个军,计36个师,但仅有6个步枪和机枪弹药基数。今后,随着军事行动的发展,我们在保障军队弹药方面势必出现很大困难。如果军工生产方面不出现变化,那么,改换装备工作可能要到1951年下半年方能开始。为克服目前困难,我请求您研究一下关于在1951年1月和2月这一时期给36个师供应步兵武器装备的问题。”毛泽东提出的具体要求是:

  苏式步枪14万支,步枪子弹5800万发;

  苏式自动枪26000支,自动枪子弹8000万发;

  苏式轻机枪7000挺,轻机枪子弹3700万发;

  苏式重机枪2000挺,重机枪子弹2000万发;

  飞行员用手枪1000支,飞行员用手枪子弹10万发;

  梯恩梯炸药1000吨。

  对于这36个师的步兵轻武器,11月9日,斯大林回电表示同意,说1951年月可如数运到中国。这批武器的到货数量与中方要求的完全一致,具体型制为:

  1891/30式水连珠步枪;

  1938/44式骑枪;

  1927式ДП轻机枪(圆形弹仓,即转盘机枪);

  1927/44式ДПМ轻机枪(长方弧形弹仓,位于枪身下方);

  1943式郭留诺夫СГ43重机枪;

  1941式ППШ木柄冲锋枪;

  1943式ППС铁柄冲锋枪;

  ТТ30/303式手枪。

  利用这批武器,我们在朝鲜的志愿军有34个师更换了装备,另2个师的武器作为补充消耗和分给军校、军区用作训练。这里需要说明的是,这36个师的轻武器,基本上都是苏联在二战期间甚至战前研制的武器,是苏军退役淘汰的装备,而当时苏军现役装备的一些新式武器,如СКС45半自动步枪、АК47突击步枪(冲锋枪)、РПД44班用轻机枪、РП46连用轻机枪、СГМ重机枪,都不肯卖给中国,甚至在后来提供的60个师的装备中,还搭配上了324挺1910年式水冷马克沁重机枪。从这些武器的型制上就可以判断,当时苏军陆军师的装备于中国部队10年左右。

  随着抗美援朝战争的发展,特别是志愿军第二番部队大规模入朝,中国军队急需大量武器装备。1951年5月25日,第五次战役后期,毛泽东派总参谋长徐向前率代表团赴莫斯科与苏联政府谈判购买60个师的苏联武器装备问题。谈判从6月上旬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中旬。开始双方达成协议,根据苏联的生产和运输能力,在3年内完成60个师装备的供应,而在1951年完成10个师的供应。9月,斯大林又提出,除1951年已经提供的4个师的装备外,原计划的其余6个师的装备和物资要推迟半年,我们表示接受。到1952年4月双方确定,当年供应16个师的装备,其余40个师的装备分两年到1954年底供应完毕。

  这60个陆军师的武器装备,是按照苏联的编制配备的:每个师(14963人)有3个步兵团、1个炮兵团、1个坦克自行火炮团、1个独立高炮营、1个独立五七反坦克炮营。炮团装备有122毫米榴弹炮、76.2毫米野炮、120毫米迫击炮各1个营(12门),坦克自行火炮团装备Т34坦克24辆、76毫米自行火炮16辆,独立高炮营装备37毫米高射炮12门,独立反坦克炮营装备57毫米反坦克炮12门。全师步兵武器13938件,炮303门,汽车261辆,特种车84辆,马车517辆,马1136匹。

  在60个师的武器装备中,我们无偿赠送给朝鲜人民军3个师的装备,另1个师的装备拆散给各军事院校作训练用,实际装备了56个师。但即使这些装备了苏联武器的部队也多是在国内驻防,真正到朝鲜前线作战的仅有3个师。主要原因,一是装备时间晚了,部队全部换装后战争已经接近尾声,二是苏军的装备不适合朝鲜的山地作战,例如,坦克团就不需要每个师都装备。20世纪50年代前期,中国共有106个陆军师,除56个师按苏军编制装备外,另外50个师都是用国产仿苏武器换装的,这些部队都部署在淮河以南,因那里水稻田地多,山地多,完全按苏军装备没必要。

  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后,为装备、培训中国的坦克装甲兵,根据中苏协议,苏军10个坦克自行火炮团1950年11月来华,由中国组织10个团的机构,对口接收装备和接受训练。这些装备有Т34中型坦克300辆、ИС2重型坦克60辆、ИСУ122自行火炮40辆。中国用它们组建了3个坦克师(每师2个团,再配以摩托步兵团、炮兵团)、3个独立坦克团,以及基地训练团。

  苏军根据二战的经验,炮兵的装备配备中,地面制压炮兵(山炮、野炮、榴弹炮、迫击炮)、野战高射炮兵和反坦克炮兵的比例为6∶2∶2。志愿军出国作战时,作为统帅部的战略预备炮兵只有地面炮兵(或者叫突破炮兵),没有高射炮兵和反坦克炮兵,而且装备也很落后。如炮1师、炮2师、炮8师,配备的都是杂牌美日式野战榴弹炮。后来用苏式火炮改进了装备,如炮7师、炮3师入朝时,装备了苏式122毫米榴弹炮、152毫米榴弹炮,加强了地面炮兵的攻击力。此外,也增加了高射炮兵和反坦克炮兵。如装备了苏式五七反坦克炮的炮31师、炮33师后来也曾入朝作战。但苏联提供的反坦克炮制式落后,都是苏军淘汰品,这种炮需要用骡马牵引,行进起来长度达17米,在前线作战行动不便,特别是在山地行军和近距离打坦克,还不如国产五七无坐力炮。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还用苏联37毫米高射炮编组了101个独立高射炮营,其中53个营入朝,另40个营编入城防高射炮师、团,4个营编入坦克师,4个营编入海军基地。5个野战高炮师、1个城防高炮师均入朝作战(野战高射炮师和城防高射炮师用苏联85毫米高射炮装备了24个营,用76.2毫米高射炮装备了14个营)。

  另外,炮21师、炮22师(共9个团)装备的是苏БМВ132毫米火箭炮(即喀秋莎),在朝鲜战场作战中也取得了一定战果。这种火箭炮在汽车上有16个滑轨发射器,火力大,机动性强,但发射时尾部喷火,目标大,由于志愿军没有空军掩护,所以发射后需要立即转移阵地,隐蔽起来;又因为射程仅8公里,射弹散布面大,只能用来打地面集团目标,而这种目标较少,所以在实际使用中受到限制。

  中国军队在1950年代用苏联火炮装备了榴弹炮兵师14个、反坦克炮兵师2个、火箭炮兵师2个、野战高射炮兵师5个,共87个团。此外,还有城防高射炮兵师3个、高射炮团33个、探照灯团4个、雷达团1个、独立雷达营8个。

  工兵方面,用苏联的工程器材、舟桥装备了28个工兵团,其中入朝工兵团13个。

  铁道兵方面,入朝的铁道兵10个师,加上铁路员工共15万多人。铁路工程器材基本上购自苏联。

  通信器材和防化器材也是向苏联购进的,用于全军各通信分队和防化分队。

  苏联出售给中国的陆军武器,在1954年以前,几乎都是苏军的淘汰退役品。1954年苏联领导人更换后,对华政策有所改变,开始向中国提供苏军现役装备中的枪炮等武器。到1960年中苏关系恶化,苏联就不再向中国出售陆军武器了。有关这些武器的情况如下:

  1891/30式水连珠步枪,已在二战中被淘汰,苏联士兵多使用1938/44式骑枪。两者性能一致。骑枪枪管略短,射弹散布面较大,1944式骑枪增加了折叠式刺刀。这种步骑枪机件简单牢靠,用1908年的枪弹,浸澈力(也称穿透力)大,射程远,虽然有效射程定为400米,但在2000~3000米内仍有杀伤力。二战后,苏军改用СКС45式半自动步枪,使用1943年的中间式枪弹,比1908年式的枪弹轻巧。1908年枪弹重22.88克,外壳长54毫米,药量3.3克,弹丸重9.6克;1943年式枪弹重16.4克,外壳长39毫米,药量1.6克,弹丸重7.9克,口径均为7.62毫米。

  水连珠步枪中国很早就有了,大概在1904年日俄战争后即散落在中国民间,辛亥革命后军阀混战,又被大量购入。俄国十月革命后,在其内战期间,部分白军败逃到中国,曾被奉军收编,参加中国军阀混战,水连珠步枪大量流入东北和华北。抗日战争爆发后,1938年10月初,八路军在山东的第四游击支队在淄川的一个排就曾用水连珠步枪集中射击,击落过日军的一架轰炸机。该机从济南起飞轰炸九江,返航时被击落,飞行员被俘,送到延安后参加了反战同盟。指挥打下日机的武中奇,今在济南干休所休养。在朝鲜战场,1951年11月12日夜,担任公路防空哨的公安师一个副班长在黄海北道东村里公路上放哨时,用苏制1891/30式水连珠步枪发射4发子弹,击落了美国空军的一架B-26夜航轰炸机。(注:志愿军铁路运输经常在夜间,1951年美军使用B-26改装为夜航轰炸机,专门轰炸志愿军的运输线,机头下部安装一座8千万烛亮度的大型探照灯,进行低空探照轰炸,被志愿军打下一些。但更多B26是被自己探照灯晃瞎了坠地的。)

  后来,苏联将1891/30式步枪、1938/44式骑枪图纸转让给中国,1953年中国仿制,定名五三式步枪。1954年苏联将СКС45式半自动步枪图纸转让给中国,1956年中国仿制出来,称为五六式半自动步枪。50年代后期,1891/30式、1938/44式和国产五三式步骑枪逐步退役,改为民兵武器,用以除山害,保护农田作物。打野猪,用五三式步枪,命中一发,野猪难以逃走,如用五六式步枪命中一发,野猪可能逃走。

  1927式ДП轻机枪(即通常说的转盘机枪)在抗日战争中曾卖给中国,八路军从国民党政府那里得到一些。但国民党军队是用仿制的捷克ZB26式轻机枪,简称捷克式,性能优于苏ДП式,用7.9毫米步枪弹。1944年苏联将ДП式改进为ДПМ式,弹仓移到枪身下面。图纸转让给中国后,中国仿制出来称为五三式机枪。

  但苏军战后改用РПД班用轻机枪和РП46式连用轻机枪。1955年1月,苏联方面把РПД班用轻机枪图纸转让给中国,中国1956年仿制出来,称为五六式机枪。1957年,苏方又向中国转让РП46式连用轻机枪图纸,中国1958年仿制出来,称为五八式机枪。

  苏军二战中仍使用1910年式水冷马克沁重机枪,1943年研制出СГ43郭留诺夫重机枪,可迅速更换枪管,不用水冷却。苏联供应给中国的60个师的装备中,重机枪除СГ43式外,还搭配了324挺1910年式马克沁重机枪。二战后苏军淘汰了СГ43式重机枪,改用改进型的СГМ型。СГ43式重机枪图纸转让给中国后,中国于1953年仿制出来,称为五三式重机枪。СГМ型重机枪图纸于1956年转让给中国,中国1957年仿制出来,称为五七式重机枪。

  在志愿军入朝后,中国兵工厂技术人员依靠苏联1941式ППШ木柄冲锋枪实物,测绘出图纸,1950年10月仿制出来,12月毛泽东批准生产,定名为五○式冲锋枪,生产了3.6万支,枪弹720万发。苏联1943式ППС铁柄冲锋枪图纸转让给中国后,中国于1954年仿制出来,称为五四式冲锋枪。

  苏联在战后淘汰了ППШ式和ППС式冲锋枪,改用АК47式突击步枪,设计师为米哈伊尔卡拉什尼科夫。这是一种世界名枪,世界各国纷纷仿制,据说数量达到5000万~7000万支。20世纪70年代一位西方轻兵器专家说:美国出口可口可乐,日本出口索尼,苏联出口卡拉什尼科夫。80年代,卡拉什尼科夫曾应邀访华。АК47式突击步枪图纸于1955年1月转让给中国,仿制出来称为五六式冲锋枪。

  СКС45半自动步枪(中国仿制为五六式),РПД班用机枪(中国仿制为五六式)和АК47突击步枪,这三种枪共用1943式枪弹,因此便于战场上供应。而1943式枪弹的弹壳用的是钢材,表面覆铜覆漆,这样可节省贵重金属铜材。只是苏联在1951年不肯给中国上述武器,到1955年1月才向中国提供。

  苏1930/33ТТ手枪(托卡列夫),口径7.62毫米,与冲锋枪共用一种枪弹。中国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按实物测绘图纸仿制出来,定名为五一式手枪,后又按转让图纸生产,定名五四式手枪。苏军于1943年制出ПМ(马卡洛夫)9毫米口径手枪,1957年转让给中国,中国1959年仿制出来,定名五九式手枪。

  苏1938式ДШК12.7毫米高射机枪,1954年中国按照苏联转让的图纸仿制出来,定名为五四式高射机枪,但这种型号的机枪只能射击时速600公里的活塞式飞机。苏联1948年研制出14.5毫米ЭПУ型单管、双管四联高射机枪,可射击时速800公里以上的喷气式飞机。1955年1月,苏联将这种机枪的图纸转让给中国,中国1958年仿制出来,定名五八式高射机枪。

  苏1939式37毫米(1.5吋)高射炮,射速快,在抗美援朝战争中打下的敌机多,很受志愿军官兵欢迎。但是炮弹供应不足,尽管把国内苏式装备中20个师的37毫米高射炮弹调运到朝鲜,仍然供不应求,这是停战前没能按规定基数配齐的炮弹。1954年中国将这种高射炮仿制出来,定名五四式高射炮。苏军在战后的1947年研制出了В47双管37毫米高射炮,但是它的图纸没给中国。后来中国自行研制的双管37毫米高射炮于1965年定型,称为六五式高射炮。

  苏德战争前,苏军装备了1937年定型的45毫米反坦克炮。但在战争初期的使用中,发现这种炮无法击穿德军坦克前装甲板(70毫米)。于是,苏联1943年又研制出57毫米反坦克炮(ЗИ2型)。随着德军不断推出新型坦克(虎式、豹式重型坦克和斐迪南自行火炮)并投入战场,苏联也在1942年研制出76.2毫米加农炮(ЗИС型),在反坦克作战中效果良好。重型加农火炮需要牵引,在战场上机动性能差,而在履带车底盘上装设固定的重型加农炮成为自行火炮,其优越性就充分显示出来了。1942年以后,苏军陆续装备了122毫米、152毫米、100毫米、85毫米自行火炮,支援坦克和步兵作战,战果优异。对这种武器,二战中中国译名为自动推进炮,刘伯承译为自行火炮,台湾称为自走炮,都是指履带车上的固定火炮。

  苏式57毫米反坦克炮,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的使用中战果不佳,因为远距离使用这种反坦克炮的战机少,又需要牵引机动,在近距离作战还不如国产的五七式无坐力炮。但苏联在提供给中国的60个师的武器中,仍然将这种炮作为制式武器编入独立反坦克炮营。中国按苏联的图纸生产,于1955年仿制出来,定名为五五式。不久以后,中央军委决定改用苏式76.2毫米加农炮取代。

  76.2毫米加农炮(60个师的装备中每个炮兵团装备1个营,12门)在朝鲜战场上可用为炮兵群中的制压、支援火炮,射速快,较受欢迎。中国于1954年仿制出来,定名五四式加农炮。但这种武器也是苏军淘汰的。苏联在1948年研制了一种新型85毫米加农炮,重量轻,性能优越,取代了二战中的76.2毫米加农炮。1955年苏联才将新型加农炮图纸给中国,中国1956年仿制成功,逐渐取代了76.2毫米加农炮。1957年苏联向中国提供了130毫米和152毫米加农炮图纸,中国1959年仿制出来,称为五九式加农炮。

  苏联的1937式82毫米和107毫米迫击炮、1938式120毫米迫击炮,都提供给中国,并用在了朝鲜战场上。此前中国可以生产60毫米和82毫米迫击炮,太原阎锡山的兵工厂还生产过一种迫击炮,叫150毫米臼炮。

  抗美援朝战争中,志愿军大量使用国产的82毫米迫击炮和炮弹。苏联于1952年把82毫米、107毫米、120毫米迫击炮图纸提供给中国,107毫米迫击炮是可分解用骡马驮载的山地迫击炮,中国只生产了一部分。制式化时期,82毫米迫击炮为营属迫击炮,120毫米迫击炮为师属炮团、团属炮营火炮。中国按苏联的标准,1953年仿制出82毫米迫击炮,1955年仿制出120毫米迫击炮。1955年1月苏联把1943年式160毫米迫击炮图纸转让给中国,中国1956年仿制成功。但160毫米迫击炮笨重,射程不够远。60年代后,中国自主研制开发,除生产出新型120毫米迫击炮外,还研制出性能更好的100毫米迫击炮。

  沙俄在次世界大战前就能生产122毫米、152毫米、203毫米、305毫米榴弹炮。十月革命后改进,生产出1937式加农榴弹炮,1938式122毫米榴弹炮,1943式152毫米榴弹炮。1951年10月徐向前在莫斯科谈判时,苏联答应提供152毫米(6吋)口径榴弹炮以下的苏式枪炮图纸。中国于1954年生产出仿苏122毫米榴弹炮,1956年仿制出152毫米榴弹炮。但苏联没有提供给中国加农榴弹炮图纸,中国在1966年自主研制出了152毫米加农榴弹炮。

  苏联提供的批高射炮图纸,除单管37毫米炮外,还有85毫米、76.2毫米高射炮,构成高、中、低对空火力层次。但在朝鲜战场,野战85毫米高射炮和76.2毫米高射炮因人工操作,特别是人工标定爆炸引信,延误时间,又不准确,故而打下的敌机少,只是对敌机构成威胁。由于敌机飞行员每次飞行都在航图上作出中国高射炮火力配置的标记,志愿军便采取游击方式,经常转移高炮阵地,使敌飞行员以为到处都有高炮,出航时顾忌颇多。

  对用于城防的85毫米高射炮,苏联研制出计算机自动指挥系统,可使数门高射炮同步联动,自动测定方位角、高低角,标定爆炸引信,指挥员只需按电钮发射。1954年6月,苏联主动向中国提供这种新型85毫米高射炮图纸,1954年12月又出售给中国С19型100毫米高射炮48门,装备了2个团。1955年4月,苏联还向中国出售过С60型57毫米高射炮64门,装备2个团,并转让生产图纸,而这是40年代后期苏联新研制的产品,性能更好,也配有自动指挥仪。于是,中国先仿制了57毫米和100毫米高射炮,1959年仿制成功,当时没有仿制85毫米高射炮。60年代末,考虑到100毫米高射炮的重量过大,不适合江南水较密的地形,又开始研制85毫米高射炮,1972年定型投产。

  关于坦克和自行火炮。Т34中型坦克在二战中是十分优异的坦克,德军将领曾建议德国仿制。但是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这种型号的坦克同美国的М26、М46坦克相比,就不占优势了。1947年,苏联在T44坦克(未成批生产)的基础上研制出了Т54坦克,50年代初又研制出可防原子武器的Т55式新型坦克,于是就把Т54坦克的技术资料转让给了中国。在个五年计划期间建设的坦克工业中,作为中国工厂的首批产品,装有100毫米口径炮的五九式坦克生产了出来。在苏联提供给中国的10个坦克自行火炮团中,有60辆ИС2和ИС3型重型坦克,这是二战后期的产品。战后苏军装备了ИС4新型重型坦克,在十月革命节莫斯科红场检阅中出现,使外国来宾耳目一新。这种新产品没有提供给中国。10个坦克自行火炮团中还有40辆СУ122自行榴弹炮,是苏联1943年的试验品,在Т34坦克底盘上装122毫米榴弹炮。这种炮弹道弯曲,而支援坦克作战需要初速大、弹道低伸的加农炮,因此苏联即停止生产,改产122毫米加农炮装在ИС2坦克底盘上,即为122毫米自行火炮,射程20公里以上。

  朝鲜战场自1951年夏战线稳定后,坦克已不能发挥其快速突击和机动的特点,只能使其火炮发挥作用。美国陆军师中编有149辆坦克,除曾以队短距离出击外,多是以个别坦克在前沿作固定发射炮使用,因坦克炮初速大,弹道低伸,弹丸出膛速度快于出膛音响,往往是击中目标爆炸后才被得知,对志愿军前沿阵地守军威胁很大。而ИС重型坦克上的122毫米加农炮射程远,用来打敌军前沿的固定坦克效果很好,迫使敌前沿的固定坦克不得不转移阵地。据苏军坦克团官兵讲,二战中这种ИС-2重型坦克在紧急情况下要自行炸毁,以免落入德军手中。但这种坦克苏联只卖给中国60辆,后来中国又在旅大有偿接收了18辆。

  而60个师的76.2毫米自行火炮是1942年在苏军中试用的轻型火炮,以Т70轻型坦克为基础,在其履带底盘上装76.2毫米炮。按苏军经验,2~3辆坦克作战需1辆自行火炮支援,其火炮威力要大于坦克炮。德军入侵苏联时使用的Ⅲ型坦克(装37毫米炮)、Ⅳ型坦克(装75毫米炮),在Т4坦克(装76.2毫米炮)、КВ重型坦克(装76.2毫米炮)面前处于劣势,后德军在1942年把虎Ⅰ重型坦克(装88毫米炮)投入战场,使苏Т34、КВ坦克受到威胁。苏军于1943年在Т34坦克上改装85毫米炮,并以КВ重型坦克为基础研制出ИС1重型坦克,也装85毫米炮,但对付德军虎Ⅰ型坦克仍然不占优势。于是1944年苏联推出了装配122毫米加农炮的ИС2重型坦克,使德国虎Ⅰ型坦克失去了优势。

  苏联在1942年试制出76毫米自行火炮,因火力小于Т34的85毫米炮,于是用ИС2重型坦克底盘装122毫米加农炮,制出122毫米自行火炮。同时,苏联还推出85毫米、100毫米、152毫米自行火炮,用于支援Т34和ИС2坦克作战。而76毫米自行火炮则改用于支援步兵作战。

  在卖给中国的60个陆军师的装备中,苏方确定的坦克自行火炮团配置为Т34坦克24辆、76毫米自行火炮16门,而76毫米炮很难支援装85毫米炮的Т34坦克作战。由于当时中国方面缺乏现代技术兵种兵器在战场使用的知识,就稀里糊涂地接收了960门76毫米自行火炮。另外,在卖给中国的10个坦克团装备中,每团配置Т34坦克30辆、ИС2重型坦克6辆、122毫米自行火炮4门。本来自行火炮按规定应配122毫米加农炮,但苏联却为了做试验而安装了122毫米榴弹炮,也是欺负中国人不了解情况。

  在陆军接收的旅大基地苏军装备中,有357辆坦克自行火炮,这是中国接收的第三批,也是一批坦克自行火炮。有关的详细型制数据没有查到,但据相关材料推断,应包括ИС2重型坦克18辆、Т54坦克16辆、Т34坦克224辆、СУ100自行火炮99门。中国用以编成1个机械化师(3个机械化团、1个坦克团、1个重型坦克自行火炮团、1个榴弹炮团、1个高射炮团,共7个团),还用其他苏军装备编成1个野战高射炮师、1个反坦克炮师、1个加农炮兵旅(152毫米加农榴弹炮、122毫米加农炮各2个营)。

  朝鲜停战后,彭德怀一再强调尽可能不再购买苏联的武器,只进口一些高性能的武器,如米格17、米格19飞机,57毫米、100毫米高射炮,С75地对空导弹等,不再进口坦克,待本国能生产坦克后再扩建坦克部队。目前部队掌握的武器主要用来训练,训练要走在国产武器生产之前,不能在可成批生产时才训练。当时中国接收旅顺基地的苏军装备有一定的政治因素,这个问题下面还要专门谈到。

  还有军用汽车。现代战争离不开汽车,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以租借法案向苏联运去了各种车辆46万多辆。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说:“如果没有这些东西,我们怎么能够从斯大林格勒推进到柏林!”

  新中国成立时,全军拥有缴获的和东北军区购自苏联的汽车共24000余辆。1950年10月志愿军出国作战,共有汽车1300余辆(3个汽车团700多辆,4个军各100余辆),仅个星期就被敌机打坏217辆。从志愿军1950年10月19日夜出国到12月底的72天中,国内给志愿军补充汽车12486辆,损失6646辆,送回国内修理438台,受损率达60%以上。到1953年朝鲜停战,共拨给志愿军汽车21728辆,其中损失7729台,上交修理8436辆,所剩不足一半。

  朝鲜战争开始时,苏联答应在1950年12月15日以前为志愿军提供3000辆汽车,但难解燃眉之急。11月5日,周恩来与扎哈罗夫会谈时,催促苏联务必于11月内将中国所购批汽车运到。周恩来说,“现时汽车,坦克、大炮都可以放在汽车后”运来。11月17日,周恩来又致电斯大林称,由于敌机轰炸,“车辆不足”,“粮食和冬季服装不能及时运到,部队正在忍饥挨饿”,而中国能够紧急动员的车辆只有200辆。周恩来恳请斯大林下令先借用苏军旅顺基地的500辆旧汽车。斯大林当天便回复,立即在满洲里站向中方交付新车,11月20日移交140辆,11月日移交355辆。此后,苏联的汽车源源不断地运送到朝鲜前线,仅1950年即达5000辆,1951年中方又提出购买12000辆。总之,到战争结束时,全军拥有各种汽车71000余辆,这其中包括运输车、指挥车,以及随60个步兵师、10个坦克团装备和炮兵、工兵、防化兵、防空军、公安军、海军、空军购买苏联装备时配置的特种车(牵引、工程修理、加油、消防清洗、通信、移动发电等专用车辆)。在中国能够自产汽车之前,军车的来源主要是购自苏联。

  1956年10月,我国在苏联帮助下建成长春汽车制造厂,生产能力虽能达到年产运输车3万台,但因原材料不足等缘故,达不到设计规模,年产仅2000~3000辆,而特种军用车辆在整个50年代仍依靠从苏联进口。到1958年,全军车辆92000余辆,增加的数量基本还是购自苏联。从60年代起,中国开始自主开发研制各种军用特种车辆,经过25年的努力,到1985年,全军拥有的各种车辆的国产率达到90%以上,结束了军用车辆依靠进口的历史。

  苏联提供的武器装备对志愿军在朝鲜三八线上顶住美军起到了首要的作用,使中国军队的现代化建设在短期内起了质的飞跃,用彭德怀的话说就是,短短几年超过了旧中国几十年的建设。当然,苏联向中国出售的陆军武器制式落后陈旧一些,有些还是苏军的淘汰退役品,但毕竟是经过战争考验的,我们不能仅以部分枪炮的状况而否定苏联武器对志愿军在朝鲜战场上的作战力量所起的主导的、积极的作用。

  本文根据王志亚同志的《1950年代中苏军事关系见证》一书整理。王志亚原来是军委作战局参谋,1954年6月,调到彭德怀办公室,任军事秘书。后任周总理军事秘书,总参作战部副处长,国防科委司令部办公室主任,政治部干部部长等职,1986年离休。

  责编:传媒

怎么辨别产后流血
怎么样治疗宫颈炎
怎么样治疗盆腔炎

猜你喜欢